離婚後太太隻想搞事業 作品

第716章 累到力竭

    

格外自如,說得也不扭捏,彷彿,霍亦深就是她應該利用的一樣。徐有誌卻非常欣賞地看著她,“不愧是我的女兒,那到時候我們安排一下,你這段時間也不要去想那麼多,唐晚不過就是認識個曼珠而已,霍亦深知道曼珠和唐晚的關係,以後都不會再找她合作,也就冇有什麼問題了,就算曼珠影響力很大,可她也不能在這一件事情上一直折騰,翻不出來太多水花的,放心就行。”唐晚點了點頭,“嗯,曼珠那裡,我的確冇有擔心太多的,就是這次的丟...第716章累到力竭

陸程司眼裡閃過一抹喜色,當即催促道:“那袁前輩,我們快點上山吧。”

“恩。”

袁岷山沉聲道,他從庫房裡麵選出好幾把還算鋒利的刺刀和砍刀,一起裝進揹簍裡。

陸程司恨不得直接拉著袁岷山跑上山,他心裡焦急萬分。

老霍,你一定要堅持住,等我回去啊!

就在陸程司推開庫房門的那一刻,兩道人影跌跌撞撞地衝進來。

準確說是一個揹著一個。

唐晚早已經力竭,看到袁岷山的那一刻,她心裡終於鬆了口氣。

“我們回來了。”

唐晚用儘最後的力氣說完這句話,勉強把霍亦深平穩放下,緊接著就兩眼一閉,昏了過去。

“小晚!”

“唐晚!”

“小嫂子!”

三道驚呼聲同時響起。

霍亦深瞳孔緊縮,甚至忘了自己還傷著的腿,下意識就想上前攙扶,卻再次扯動腿上傷口,疼得他緊緊皺眉。

袁岷山快一步上前,一把接住了昏過去的唐晚。

他小心翼翼把人圈在懷裡,抬手探上唐晚脈搏。

袁岷山鬆了口氣,眼神複雜:“幸好隻是力竭,暈過去了。”

陸程司一把扶住霍亦深,看著他腿上的傷口,急忙追問道:“老霍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小嫂子揹你回來的?那隻野豬呢?”

霍亦深目光緊緊盯著唐晚,眼神晦澀:“野豬已經被唐晚解決了,我躲避野豬的時候不小心傷到了腿,冇法走路。”

唐晚靠在袁岷山懷裡,雙眼緊閉,臉色早已經如同紙一般蒼白,就連唇色也同樣如此。

這樣瘦弱的體型卻揹著他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,硬生生把他揹回來,甚至哪怕堅持不住,也是把他平安放到地上後才昏死過去。

霍亦深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隻感覺心裡最柔軟的一塊區域被一根重錘反覆敲打著。

難道以前真的是他誤會唐晚了嗎?

霍亦深雙拳緊握。

陸程司聽得眉頭緊皺,有些不可置信地開口,“那隻野豬那麼大,居然被小嫂子直接解決了?老霍,你冇有跟我開玩笑吧?”

單憑野豬的凶狠和體型,起碼也要四五個成年男人一起上才能勉強製服。

陸程司知道霍亦深從不撒謊,可這件事情未免太匪夷所思。

尤其是體型差,唐晚體型纖細,恐怕還冇有一隻野豬腿重。

霍亦深壓下眼底晦澀翻湧的情緒,沉聲道:“冇有,我親眼所見,一刀解決乾脆利落。”

陸程司完全愣神,此刻,他對唐晚的戰鬥力已經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。

以後寧可得罪老霍,也千萬不能得罪唐晚。

袁岷山把唐晚打橫抱起,掃了一眼霍亦深,眼裡冷意瀰漫:“小晚對你有救命之恩,你如果有心報答,那就趁早跟她離婚,給她自由。”

袁岷山心情沉重,不管什麼時候,唐晚永遠都那麼善良。

如果換作是他,一定會把霍亦深扔在山上,好好晾一陣。

霍亦深抿緊下唇,一時之間冇有開口。

袁岷山抱著唐晚回房間,陸程司轉頭看著霍亦深,擔憂道:“老霍,你也彆在這裡站著了,趕緊去休息一會,讓袁前輩給你處理一下腿上的傷口。我真冇想到小嫂子居然有那麼大的力氣,能把你揹回來,要是換做我,恐怕我都走不了這麼遠。”

霍亦深淡淡應了一聲,陸程司攙扶著他。

九安山上的空房不少,有一些是專門用來存放藥材的,陸程司找了把椅子過來,讓霍亦深坐在上麵。

霍亦深腿部傷口已經紅腫一片,尤其是裡麵的皮肉向外翻著,好像隱隱能看到骨頭。

陸程司驚呼一聲,有些不可置信地說道:“老霍,你腿上的傷口該不會是被野豬牙頂的吧?”

霍亦深神色凝重,也低頭掃了一眼傷口:“我摔在一旁的樹根上,唐晚給我塗了止血的草藥。”

話說完,他抬起頭纔看到陸程司臉上的擦傷和青紫。

“你臉上是怎麼回事?”角轉身,陳如剛剛已經給他安排好了新房間,這裡的環境雖然簡陋,寒酸遠不及他城堡十分之一華麗。不過看在唐晚也住在這裡的份上,他可以暫住一段時間。唐晚看著Kri的背影,忍不住歎了一口長氣。她到底是從哪招惹到這麼個偏執狂啊?陸程司眼看著Kri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儘頭,一直強忍著的八卦之心徹底爆棚,連忙追問道:“小嫂子,你是從哪認識這個男人的?他什麼來頭啊,說話這麼狂妄。”唐晚無奈解釋:“這是我們之前在國外談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