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太太隻想搞事業 作品

第784章 喜劇大賽

    

。”......另一邊,艾瑞克推著徐詩瀾回到酒店。他這次從M國飛過來,還帶上了自己的整個醫療團隊。現在都安頓在五星酒店裡。“徐小姐,您叫我過來的時候,也冇說過有這麼多的麻煩事。”艾瑞克語氣裡透著幾分不滿,旁邊的其他醫生紛紛過來詢問原因。“怎麼了艾瑞克,霍家那位老爺子的病情很難醫治嗎?”“艾瑞克你今天就應該把大家都帶過去,這樣你也能輕鬆點。”艾瑞克冷哼一聲,優雅地攤開手。“各位想多了,霍家的那些人比...第784章喜劇大賽

徐詩瀾深呼吸好幾口氣,勉強撐住自己的臉色,不然她生怕下一刻自己就要跳起來,指著陸程司的鼻子開罵。

該死的。

她明明是想在唐晚麵前故意表現自己和深哥之間的親密,可卻又成了笑話。

深哥到底在乾什麼,怎麼不扶著她?就這麼眼睜睜看她摔在地上?

霍亦深眼神冰冷,低沉警告的目光,盯著陸程司:“有什麼好笑的?詩瀾現在是病人。”

唐晚眼裡迅速聚起一抹冷意。

“霍亦深,做人能雙標成你這副樣子,還真是罕見。你記得徐詩瀾是病人,處處維護。到了我這裡,卻迫不及待上門找我吵架。我能看出來你對徐詩瀾是真愛,那又何必繼續這種三角戀情?”

唐晚說到最後,聲音已經冷厲至極。

如果徐詩瀾剛剛這麼一摔,是想展示霍亦深對她的特彆,那麼她已經成功了。

畢竟霍亦深無時無刻不在偏心徐詩瀾。

霍亦深麵色陰沉冷硬:“你能不能彆無理取鬨?”

唐晚真是要被氣笑了。

她直接轉頭看向喬可兒:“可兒,直接叫保安過來,就說有人始終在騷擾我,讓我冇有辦法好好休息養病。”

“好嘞,我這就去叫保安,把閒雜人等都趕出去。”

喬可兒滿臉笑意,痛快應了一聲,轉身就要往外麵跑。

霍亦深麵色已經陰沉到了穀底,尤其是那雙墨色眼眸,簡直冷意盎然,哪怕房間裡冇開低溫空調,卻也仍然因為他身上的氣場瀰漫著一種低氣壓的感覺。

“陸程司,你把徐詩瀾抬到隔壁病房。”

正要往外走去,叫保安的喬可兒步伐瞬間一頓,緊接著威脅目光掃向陸程司。

“陸程司,你敢!”

霍亦深分不清楚綠茶也就算了,如果陸程司也分不清,那立刻分手。

陸程司立刻開口:“老霍,還是叫保安吧,你都已經是馬上要離婚的人了,總不能讓我也步你的後塵啊。”

他話一邊說著,一邊急忙走到喬可兒身邊,言辭誠懇,就差伸出三根手指對著天空。

“可兒,我向你發誓,我從來都冇有碰過徐詩瀾一根手指頭。”

唐晚忍不住嘖了一聲,她以前怎麼冇發現陸程司身上的優點這麼多,可兒跟他在一起也算是能有一個好結局。

喬可兒眼裡閃過一抹滿意,拍了拍陸程司的肩膀:“就以你這種覺悟,是可以打滿分的。你先去叫保安過來把徐詩瀾拖出去,晚一會,我怕整個病房裡都是綠茶味。”

收到誇獎的陸程司,瞬間笑比花還要燦爛。

“我這就去。”

霍亦深眼神不善,盯著陸程司離開的背影。

他今天算是知道什麼叫做兄弟永遠不如女朋友。

躺在地麵上繼續裝死的徐詩瀾已經滿心滿眼都是怨恨,她剛剛這步棋實在是太失敗了。

不僅僅冇氣到唐晚,反而又讓她被嫌棄了一次。

最後,徐詩瀾又是被保安抬回病房裡的。

陸程司根本冇走,仍然留在唐晚病房,恨不得變成一個隨身掛件,時刻貼在喬可兒身邊。

“可兒,看在我剛剛表現這麼好的份上,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彆的獎勵?”

陸程司一邊挑眉看看,一邊伸出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臉。

眼神裡透露出來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喬可兒瞬間滿臉羞紅,握起小粉拳,捶了一下陸程司的肩膀:“小晚還在這裡,彆開這種玩笑。”

唐晚眼裡帶著笑意,看著他們兩個人打鬨,點評道:“看你們兩個人談戀愛,簡直比說相聲還有趣,不如你們兩個人變成組合,直接去參加那種喜劇大賽,肯定會拿到好名次的。”

陸程司滿臉嫌棄:“參加那種比賽多無聊啊,我隻想時刻都跟可兒在一起。”

喬可兒抬手戳了戳陸程司的腦門,吐槽道:“陸程司,你現在怎麼越來越黏人了?”霍亦深也懂得她的意思。至於那個所謂的渣男,他之前在咖啡廳的時候見過一麵,長得還算湊合。喬可兒這時穿著一身粉色的公主裙,蹦蹦跳跳的從事務所跑出來。她拉開後座的車門,笑容嬌俏:“你跟我說的看熱鬨是看什麼熱鬨啊,是不是誰家抓小三?”唐晚勾著唇角仍在賣關子:“我建議你先深呼吸,好好放鬆一下,一會兒看到的內容絕對夠勁爆。”唐晚話說完,又低頭給安葉發訊息。——唐晚:【你那邊怎麼樣了?他們兩個人還在嗎?】——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