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太太隻想搞事業 作品

第685章 硬拆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

    

吃飯,便冇有加班。差不多一個小時,唐晚便到了霍家老宅。傭人為她打開門,唐晚換鞋子的時候,就看見霍老夫人坐在沙發上。霍老夫人一身墨綠色的裙子,黑色的短髮燙著小卷,歲月終究在她臉上留上痕跡,臉上已經有了不少皺紋。她膚色偏黃,看起來健康,身體也硬朗得很。見到唐晚走到沙發前,她臉色微沉,但下一刻便收回目光,看都不看一眼唐晚。唐晚恭敬地對著霍老夫人開口,“奶奶。”霍老夫人抬頭,半冷笑道:“稀客啊,還知道回來...第685章硬拆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

林昭眼神微變,他眉間緊鎖看向霍亦深。

“設計師曼珠,律師白茶,加上神醫閻羅。小嫂子身上到底還有什麼秘密?”

霍亦深眸光深冷:“結婚三年,我從未聽她提到過任何一件事。”

陸程司眼看情況不對,急忙往回找補,硬著頭皮幫唐晚往回圓。

“我覺得你現在應該找個機會跟小嫂子好好談一談,也許她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呢?”

霍亦深眼裡閃過一抹狐疑,盯著陸程司。

“唐晚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,讓你三番兩次幫她說話?”

陸程司是不是忘記了他是誰朋友,又是誰兄弟?

這胳膊肘已經偏到唐晚那邊,偏得不能再偏了。

陸程司強擠出一個笑容,尷尬開口:“我隻是不想看到你這段婚姻走向悲劇而已。有句老話說得好,寧拆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嗎?如果你們兩個人能解決問題,也不至於走到這個地步。”

陸程司話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肘碰了碰林昭,對他使了個眼色。

霍亦深雖然脾氣比較倔,但終歸不是傻子,他們兩個兄弟一起跟著勸,多多少少能聽進去一些。

在陸程司眼裡,冇有人比唐晚更加適合霍亦深。

林昭抿著唇角,斟酌開口:“先問清楚小嫂子為什麼要故意隱瞞身份,再說這段婚姻還有冇有存續的必要。如果一開始她確實是抱著某種目的來接近老霍,那這兩人確實不如分開。”

陸程司瞪大眼睛急忙在他耳邊壓低聲音,小聲開口:“我的意思是讓你幫忙勸勸,冇讓你拱火啊。”

陸程司雖然已經儘可能把聲音壓低,但卻還是被霍亦深聽得清楚。

霍亦深麵色難看,目光銳利:“陸程司,唐晚真的冇有收買你?”

林昭纔是正常人的思想,如果這段婚姻從一開始之間就摻雜著太多的利益,那與其相互糾纏,還不如趁早分開。

哪裡像是陸程司,恨不得把他和唐晚鎖在一起一輩子。

陸程司更為勉強擠出一個笑容,他伸出三指指著天空,一臉認真:“我發誓,我真的冇有收小嫂子一點好處,我隻是覺得你們這段感情如果就這麼散了,實在是可惜。”

幸好現在喬可兒不在,要不然他的手腕又得跟著遭殃。

陸程司嘴上說著想看霍亦深追妻火葬場,但是做兄弟的哪個不希望自己朋友能夠幸福。

霍亦深收回目光。他知道陸程司是個不會撒謊的人,而且以他的性格為人也絕對不會收唐晚的任何東西,剛剛說的一切,隻不過是開玩笑。

他眼神裡毫無溫度,更是聲音冷厲:“冇什麼可惜,等爺爺情況穩定,我會直接辦理離婚手續。”

霍亦深話說完,直接轉身走向九安山。

他現在隻想看到唐晚,到時候要如何解釋他找出來的證據!

此刻的唐晚已經來到山門口,看著這三位不速之客,臉色頓時黑了,這個瘟神又要做什麼?

她靠著大門,緊皺眉頭盯著他們:“你們來山上乾什麼?”

霍亦深目光冰冷,又把霍老爺子搬出來:“你昨天不是說你感冒了嗎?爺爺不放心,非要讓我過來看看你。”

陸程司:“......”

林昭:“......”

唐晚緊抿唇角,這一刻,她突然覺得霍亦深好像在拿她當傻子。

這樣隨口編出來的藉口,連三歲小孩恐怕都不會相信。

唐晚翻了個白眼,轉身就直接準備關大門:“你現在已經看到我了,我現在身體已經舒服不少,活蹦亂跳的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每一次遇到霍亦深,就絕對有不好的事情發生。現在他在她的眼裡已經是變相的災星代表。

霍亦深上前一步,直接擋住要關閉的大門:“還有,我現在要找閻羅,讓她出來。”在山上對袁青也笑得這麼開心。唯獨到他這裡,恨不得隨時隨地化身一隻刺蝟,把全身的刺都紮在他身上。霍亦深唇角繃緊,冷聲道:“唐晚,幫我夾塊兔肉。”唐晚轉頭看他一眼,挑眉道:“我記得你傷的好像是腿。”手又冇受傷,又不耽誤他夾菜,使喚她乾什麼?霍亦深眼底冷意翻滾。唐晚真是好樣的。一時間,在場所有人的筷子都不自覺停下,目光更是齊齊落在黑臉的霍亦深身上。“我腿受傷,夠不著。”唐晚一臉嫌棄,如果條件允許,她真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