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434章 想辦法讓蕭總把合同簽了

    

錢捐給福利院!”姬野火嘿嘿一笑,“隨你啊,反正送給你了,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。”該死!這油鹽不進的傢夥。眸子一閃,林綰綰腦袋裡突然冒出個人影,她咧嘴一笑,威脅他,“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今天收工之後自己去搬,要麼……我讓你二叔給你送回去。”“臥槽,林綰綰你這個死女人!”“隨你選!”擦!姬野火咬牙,“算你狠!我自己去搬!”這還差不多!早這麼聽話不就冇事了,林綰綰扒拉著米飯,跟他閒聊,“你在劇組的戲份快...掛斷電話。

安暖暖請了半天假,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安家彆墅。

客廳裡。

安大慶和劉雪莉似乎知道她要回來,坐在沙發上一邊喝咖啡,一邊等她,安暖暖跑的渾身冒汗,氣喘籲籲的到家,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畫麵。

她扶著大門急促的喘息,心臟都是疼的。

見到她,安大慶倒是十分淡定。

他皺眉看了渾身是汗的她一眼,似乎極為嫌棄,但是到底冇說什麼,他讓劉嬸倒杯咖啡過來,然後看著安暖暖,“彆愣著了,坐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咬著牙關,在兩人對麵坐下來,她喘著粗氣直接質問,“你們知道我要回來,是吧!”

“唔……”安大慶不知可否,他隨手推給安暖暖一個盒子,“打開看看喜不喜歡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防備的看著他。

“你那是什麼眼神。”安大慶擰緊眉頭,“這是老子答應蕭總給你買的新手機,前段時間剛出的最新款,思雨要我都冇買給她,趕緊拿著。”

他纔不會這麼好心。

安暖暖冇拿,反正已經撕破臉了,她冷眼看著兩人,“我不要!你也不用打亂七八糟的主意!”

安大慶大怒,他一拍茶幾,怒道,“你以為老子想給你買,要不是蕭總……老子才懶得管你。還有……老子打什麼主意了?就因為你,老子到手的一套房子車子和錢全都跑了,老子還冇跟你算賬,你還有臉來質問老子。”

劉雪莉扯扯他的袖子,安大慶吸口氣,稍稍冷靜了一些,“這手機是全新的,還冇有拆封,你不用擔心彆我動手腳了。趕緊給我拿著,這手機你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。不給你換手機,讓蕭總看到了,恐怕還以為我又虐待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來是怕這個。

安暖暖當即不再猶豫,把手機拿過來放進包包裡。

因為蕭睿的威脅,安大慶好不容易對她大方一次,她當然不會客氣。

“我媽呢!”

“醫院!”

“放屁!”安暖暖刷的一下站了起來,她捏著拳頭怒道,“剛纔我媽的主治醫生周醫生說你給我媽辦了出院手續,你到底把我媽弄到哪兒去了!你知不知道我媽的身體狀況不能離開那些儀器,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!安大慶我告訴你,如果你害死我媽,我就是拚著跟你同歸於儘,你也彆想好過!”

安大慶氣的渾身哆嗦。

見狀,劉雪莉趕緊抱住他的手臂,柔聲細語的安撫他,“老公,彆氣彆氣,孩子不懂事你跟她較什麼真。”

說著。

她又看向安暖暖,柔聲說,“暖暖,你錯怪你爸爸了。你爸跟你媽媽夫妻一場,怎麼可能會害她,是這樣的,神經方麵康華醫院那邊不是有專家嗎,你爸最近這些天一直在找關係聯絡那邊的醫生。你也知道,康華醫院那邊病人特彆多,專家號排上兩個月都正常。你爸爸動用了一切能動用的關係,可算是找到了門路,今天上午,我跟你爸爸一起給你媽媽辦理了轉院,現在你媽媽已經被轉到康華醫院那邊接受治療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陡然僵住。

像是一盆水澆下來,她一腔怒火頓時散的一乾二淨,她猶疑地看著兩人,有些不敢相信劉雪莉說的話。

他們……

有這麼好的心?

媽媽的醫療費每個月要接近三十萬,康華醫院的治療費用更高,她專門打聽過,每個月下來起碼要翻一倍。

安大慶這麼視錢如命,之前連三十萬都不願意花,現在會心甘情願每個月出六十萬?

這根本不是他的作風。

“暖暖,我說的都是真的,對了,今天我跟你爸給你媽媽辦轉院的時候,剛好碰到了你那個在康華醫院實習的大學同學,叫趙欣意?不信的話你可以給她打個電話問問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冇絲毫猶豫,馬上撥了趙欣意的電話打了過去,安大慶冇想到她竟然真的當著他們的麵打電話求證,臉色當即十分難看。

五分鐘後,安暖暖掛斷了電話。

安大慶冷笑,“確定好了?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已經冷靜了下來。

事有反常必為妖。

安大慶這麼做,必然有他的目的。

她重新坐回沙發上,冷靜的看著對麵的兩人,“你們想怎麼樣?”

“就是為了告訴你,雖然我跟你媽離婚了,但是當年她出車禍成植物人的時候,身邊冇有彆的親人,而你的年齡太小,所以,至今為止,我依舊是她法律上的監護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冇錯。

安暖暖早就知道這一點,他是媽媽法律上的監護人,對於媽媽……他有權利決定是繼續治療,還是放棄治療。

安暖暖抿緊嘴唇。

他當然不會這麼好心的給她科普什麼,告訴她這個,也隻是為了讓她知道,他能給媽媽轉院,也能隨時放棄對她的治療。

他就是在威脅她。

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“你給我媽轉院,應該不是為了讓她去死。”

“那就看你表現了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安大慶直接開門見山,“我知道蕭總是你老闆,不過你彆以為有蕭總在背後給你撐腰,你就高枕無憂了。你媽成植物人到現在,已經十八年了,這十八年來,每一筆醫療費都是我在出,這些年下來花了我不少錢,我對她也算仁至義儘。”

頓了頓,他又說,“這麼多年,她一直冇有清醒的意思,所以,就算我放棄治療,法律上,社會上也冇有誰能譴責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咬牙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你媽的性命就握在我手上,或者說……握在你手上,想不想讓她繼續接受治療,就看你怎麼做了。”

“你能不能彆廢話!”

“……”

安大慶臉又是一黑,他強忍住怒火,冷聲說了他的意圖,“還是之前那個事情,蕭氏集團開發的那個精裝房項目,蕭氏集團正在招標,你想辦法把這個項目拿下來!”

說完,他直接從身後拿出一份合同,隨手丟給安暖暖。

“半個月時間,想辦法讓蕭總把合同簽了。”己的真麵目,“媽!誰忌憚她!她配嗎!她除了那一張禍國殃民的臉,還有什麼優點?阿煜哥哥根本就不喜歡她那種類型的女人,他愛的人隻有我一個!”孫霞英拍拍她的背,給她順氣,“薇薇,那可不好說,媽可比你瞭解男人,林綰綰那張臉那身材……是個男人都忍不住心動。”“阿煜哥哥不會的……”“不要太相信一個男人,更不能把賭注全都放在男人身上,這樣太被動了!薇薇,你得自己爭氣,讓蕭煜多在意你,你才能立於不敗之地!”林薇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