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雲禮 作品

第一章

    

言相待總不會錯的。可惜,不等他打探清楚,李三郎已然告辭離去。事後,老太爺召集親眷一番打聽,家族子孫皆搖頭直言不認識。倒是老太爺二子,聞言笑道:“我聽說,梨園神老郎神就姓李,家中排行老三,人稱三郎,俗稱行老。”話音剛落,他表情驀然一僵,一臉見鬼似的看向老太爺。…………且說翼宿星君老郎神出了井字院之後,便徑直往天庵村土地廟行去,心中已然波瀾暗起!彆看他乃四品仙官,與四大天王、九耀星君平起平坐。實際上,...一曲《鎖麟囊》唱完,井字院老太爺也冇想起家族什麼時候多了一位姓李的親戚?

不過,這並不妨礙他以禮相待。

人老成精。

這位李三郎溫文爾雅的氣質,可不是一般家族能夠培養而出,好言相待總不會錯的。

可惜,不等他打探清楚,李三郎已然告辭離去。

事後,老太爺召集親眷一番打聽,家族子孫皆搖頭直言不認識。

倒是老太爺二子,聞言笑道:“我聽說,梨園神老郎神就姓李,家中排行老三,人稱三郎,俗稱行老。”

話音剛落,他表情驀然一僵,一臉見鬼似的看向老太爺。

……

……

且說翼宿星君老郎神出了井字院之後,便徑直往天庵村土地廟行去,心中已然波瀾暗起!

彆看他乃四品仙官,與四大天王、九耀星君平起平坐。

實際上,不過是個清水衙門罷了。

權掌人間百戲,聽著倒是威風,可這人間又有多少戲班子?

又能有幾柱太真天香?

以至於雍縣香火不過翻上一番,他便立即敏銳察覺。

如今既然瞭解事情原委,自然要見一見這位始作俑者。

百裡之地,彈指即至。

眼看天庵土地廟遙遙在望之時,老郎神倏然放緩腳步。

心想:

我乃四品仙官,登門拜訪九品官吏,是不是有失體統?

這要是讓仙庭那幫神仙瞧見了,還道我饑不擇食連九品官吏的香火都搶?

想到這,老郎神驀然站住腳步,下意識轉身欲走,可是最近那暴增香火,又令他心生躊躇。

思緒百轉千回之際,老郎神袖子一抖,一柄摺扇穿袖而出,落入掌中,啪的一聲,驀然展開,如戲子變臉抹過臉頰。

霎時,儀表堂堂的黃袍道人,竟搖身一變化為年方弱冠的青衣道童。

此乃梨園一折九變化身也!

老郎神合上摺扇,笑吟吟遁陰間,前往天庵土地地宮。

“來者何人?”

守門陰差,一眼便瞧見老郎神,連忙厲聲喝道。

“吾乃翼宿星君座下童子,特奉星君之命,前來拜會天庵土地!”老郎神拱手作揖。

“可有文牒?”守門陰差聞言一驚,不忘本職問道。

“自然。”老郎神滿心尷尬,多長時間冇演童子,倒是忘了這茬。

心中想著,伸手探入袖中,摸出一張文牒遞了過去。

守門陰差接過,一眼掃過,便知此乃貨真價值的仙庭文牒,連忙作揖見禮:

“原來是翼宿星君座下仙童,多有得罪,快快請進!”

在守門陰差的引路下,老郎神一路慢條斯理來到客房。

自有陰差好茶好水奉上。

茶水稍溫,一陣沉穩有力的腳步聲傳來。

抬頭間,便見一位身著素服,腳蹬雲履的年輕道人,龍行虎步而來。

“天庵土地顧雲禮,見過九天仙童,天庵偏僻,若有怠慢之處,還望仙童寬恕!”顧雲禮進屋便是拱手作揖。

“客氣客氣。”老郎神連忙回禮。

“還不知仙童如何稱呼?”

“小生姓楊,名如川,乃翼宿星君座下焚香童子。”

“失敬失敬。”

老郎神一番自我介紹之後,兩人又是一番寒暄客氣。

末了,顧雲禮主動問道:

“不知仙童此來何事?”

“我家星君近日突感雍縣香火有異,故而特遣楊某前來檢視一番,源頭疑似源於祈神術互聯網,顧伯公可否能為楊某答疑解惑一番?”

老郎神模棱兩可的將問題拋給顧雲禮。

“原來如此,冇想到,顧某興之所至,竟驚動星君,真是罪過!”

顧雲禮一臉自責之色。

俄而將平口窩班之事敘述一遍,末了道:

“……顧某也是瞧著那平口窩班頗為勤懇,故而相助一二,冇想到,竟引得雍縣戲班競相爭逐,倒是始料未及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老郎神點了點頭,道:“顧伯公互聯神術,當真是曠世之術,一術互聯千萬人,世所罕見,也難怪一個帖子,便引得全縣轟動。”

顧雲禮道:“謬讚!”

老郎神道:“顧伯公謙虛了!我家星君說了,雍縣這幾日香火,勝過尋常兩三旬,若是能長此下去,何愁戲道不昌?”

嘖!

這是為戲道嗎?

這是為香火啊!

顧雲禮心中揶揄,輕笑道:“發帖營造熱度乃小道耳,顧某倒是有一個法子,可以壯大百戲之道。”

老郎神心中一顫,他屁顛屁顛跑來,不就是在等這句話?

“願聞其詳!”

“百戲之道,民間一直喜聞樂見,顧某猶記得那日平口窩班,初來天庵村時,十裡八鄉百姓那是聞風而動欣喜若狂,便是天降大雨,也有不少人固執留守。”

“由此可見,百姓對百戲之歡迎。”

“然而是何原因,造成百戲之道一直不溫不火?”

顧雲禮反問之言,令老郎君擰眉不言,陷入沉思。

“有道是,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。又有言曰,飽暖思淫慾。”

“在顧某看來,掣肘百戲之道的根源,乃是田少民多。戲子若多,定少田耕,精神需求雖高,但肚皮之苦更甚。”

“因此無論是增加戲班,還是吸引看客,都不過是竭澤而漁。”

一番話聽得老郎神渾身劇震,忍不住喟然長歎道:

“說的好,天下興則百戲興!否則百戲所助之興,不過是廟堂九鼎歡宴,與天下百姓無關。”

“正是這個理。”

“那敢問,顧伯公所言的法子是何?”

“無他,唯有共享!”

“何解?”

“顧某可以在互聯網上,為翼宿星君開辟百戲版塊,專門挑選各類百戲視頻放在上麵,恰如那網課視頻,一應香火收益,去除成本之後,俱歸翼宿星君所有,仙童覺得如何?”

此言一出,老郎神瞳孔舒張,如涼水潑麵,將見良友知音的激動,儘數澆滅。

“若按照顧伯公所言,長此以往,天下戲班豈不是得紛紛關門歇業?”

可不是?

大家都在互聯網上看戲了,誰還去線下捧場?

到那時,隻怕戲班會越來越少?

而翼宿星君的香火,皆來自戲班供奉,戲班若少,這豈不是在自掘墳墓?

至於互聯網分紅?

嗬!

香火受製人手,那還是自己的香火嗎?

顧雲禮搖頭道:“此言謬矣!此舉一出,天下戲班隻會愈發興盛。”

老郎神聞言不吱聲,目光如燭,幽幽看著顧雲禮,等著他的解釋。了道:“……顧某也是瞧著那平口窩班頗為勤懇,故而相助一二,冇想到,竟引得雍縣戲班競相爭逐,倒是始料未及。”“原來如此。”老郎神點了點頭,道:“顧伯公互聯神術,當真是曠世之術,一術互聯千萬人,世所罕見,也難怪一個帖子,便引得全縣轟動。”顧雲禮道:“謬讚!”老郎神道:“顧伯公謙虛了!我家星君說了,雍縣這幾日香火,勝過尋常兩三旬,若是能長此下去,何愁戲道不昌?”嘖!這是為戲道嗎?這是為香火啊!顧雲禮心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