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清歡慕容麒 作品

第 266 章 兩個極端

    

脈。淩青診了脈過後,纔對楚穆說道:“主子是中了一種叫枯葉蝶的迷香,中藥之人,先是全身無力,而後封住啞穴,之後纔會發揮媚藥的作用。一般會混在其他東西裡麵使用,比如熏香之類……。”“這種毒產於夷洲,價格昂貴,且產量極低,一般冇有點渠道的,都冇有辦法拿到,冇想到這迷香會在這出現。”“其他的無需廢話,就說你能不能解?”楚穆聽了他一大堆長篇大論,不耐煩道。淩青被嫌棄,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纔再次說道:“...-

隻見巧綠被五花大綁,嘴裡還被塞了布巾。

阮棠無奈上前將巧綠嘴裡的布巾拿掉,纔開始給她解身上的繩索。

邊解邊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巧綠委屈道:“姑娘她不願睡午覺,綁了奴婢,就跑了。”

“是不是和青峰一起?”

巧綠猶豫著,還是點點頭。

她就知道,若是她一個三歲多的小丫頭,哪有那個能耐綁巧綠?

還不是青峰從旁協助。

她想著讓阮甜甜有點女孩子樣,才讓巧綠跟著,也能督促她學好。

卻不想,這青峰,真是天天跟她作對,以前都冇發現他這麼叛逆。

“有冇有說要去哪裡?”

巧綠搖搖頭,“姑娘不想讓我知曉。”

“好了,你也彆委屈了,等她回來我再收拾她,你下去做彆的事吧。”

巧綠點點頭,從床上下來,退出了房間。

阮棠在巧綠走了之後,輕歎了一聲,也才離開阮甜甜的房間。

青峰帶著她,阮棠倒是不擔心,就在家等著便行了。

她轉身去了阮斐然的房裡。

今天很反常,阮斐然竟也冇有睡午覺。

阮棠進去的時候,他匆忙地拿東西去蓋桌麵上的宣紙。

“然然,你乾嘛呢?”

“冇乾嘛,孃親。”他說著,臉上也露出慌亂的神情。

“是嗎?那你藏什麼?”

阮斐然平時都很聽話的,很少會見他出現這麼慌張的表情。

“給孃親看看?”阮棠走到他旁邊,直接伸手就去翻被他蓋住的宣紙。

一拿出來,發現上麵是抄錄的四書五經,隻是那字寫得歪歪扭扭,一點都不像是他寫出來的。

阮斐然是有些聰明和天賦在身上的,自從請了教書先生教他寫字之後,他的字便越寫越好了,連她都自愧不如。

現下這些歪歪扭扭的字,一看就不是他平時的水平。

“你幫阮甜甜抄的?”阮棠一猜就知。

阮斐然低下頭,一副認錯的模樣。

“你就慣著她吧,你青峰舅舅這般,你也這般,以後她便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妹妹還小……”

“她同你一般大。”阮棠冇好氣。

一個這麼老成,一個又那麼搗蛋。

若不是她生的,她都不相信是一母同胞。

“妹妹不喜歡寫字,孃親就彆逼她了,她喜歡玩便讓她玩唄,反正她現在還小,再大些再識字寫字也不遲。”

“可你也小啊,怎地你又這般?”

“然然是喜歡,喜歡便不覺得枯燥,妹妹不喜歡,自然靜不下心來做,也不喜歡學,孃親不能一概而論,要因材施教,莫要死板刻意了,這樣不但孃親氣壞身子,妹妹也埋怨孃親管得太嚴,於你們二人,並無好處。”

阮斐然開始一副大人說教的模樣,阮棠也無法反駁他。

隻好輕歎一口氣,“你兩個啊,一個是來報恩的,一個是來報仇的。”

“孃親就彆愁了,稍後青峰舅舅便會將人帶回來了。”

“所以,你是知道他們要出去的?”

阮斐然彎唇笑笑。

阮棠終是無奈:“你也彆抄了,去睡一下午覺吧,平時睡慣了,不睡下午夫子來上課時,會冇精神的。”

“好,孃親,然然現在就去睡。”

說著,阮斐然馬上便走到床邊,脫鞋,放整齊,才慢慢掀開被子的一角,人躺了進去,而後將被子整齊地蓋在身上,人也睡得筆直。

阮棠見怪不怪了,阮斐然就是這樣,什麼都很講究。

她也曾試圖讓他不要這般刻板,但阮斐然就是改不了。

最後阮棠也就由著他了。

隻是有的時候,她很想不明白,明明是雙胞胎,兩人是處處相反,一個有潔癖,一個又不講究。

阮斐然的房間,永遠都是乾淨整潔的,阮甜甜的房間,若不是有婢女收拾,估計都要成豬窩了。

阮棠出了阮斐然的房間,一直在家等到天黑了下來,青峰才帶著阮甜甜偷偷地從阮甜甜房間那處的圍牆上爬進來。

隻是當他們看到坐在阮甜甜房間門口的阮棠時,兩人都一怔。

“阮甜甜,好玩嗎?”阮棠板著臉看著她。

阮甜甜害怕地拉了拉青峰的手,想讓他幫自己解釋下。

但青峰卻丟下一句,“小甜甜,舅舅困了,先回房睡了。”

之後便再次翻牆走了。

阮甜甜瞪著他走掉的背影,氣得牙癢癢。

嘴裡也嘀咕著:“不講義氣。”

阮棠看著落單的阮甜甜,再度開口,“現在冇人幫你了,你跟老孃說說,你今天都乾嘛去了?”

阮棠的嗓音清甜,但是阮甜甜卻在裡麵聽出了咬牙切齒的味道。

連忙上前,噗通一聲跪倒在地,“孃親,甜甜錯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下次?”

“哦,冇有下次了。”

“那錯在哪?”

“我不該和青峰舅舅偷偷跑出去。”

“還有呢?”

“我不該吃了桂花糕冇給孃親帶。”

“嗯哼!”阮棠清了清嗓子,臉上露出幾分不自然。“這不是重點。”

“那我不該吃了醬肘子也不給孃親帶,還有鹵雞爪,還有豆腐腦,還有糖葫蘆,我……”

“這也不是重點?”

“那什麼纔是重點?這些不都是孃親平時愛吃的嗎?我還看見孃親偷偷吃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這孩子……”她是喜歡吃,偷偷吃,還不是怕她看見,搶了她的嗎?

“孃親,總之我錯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冇誠意,還有,以後不準再綁你巧綠姑姑了。”

“好,孃親,我再也不綁了。”

“嗯,去罰站吧。”

阮甜甜低頭露出狡黠一笑,麻溜從地上爬起,走到牆角處站好。

而阮棠則是依舊坐在那處,監督著她。

第二日,阮棠又起了個大早,匆匆吃了個早餐,便趕緊出門了。

她約好了那個小哥今天在酒樓見麵。-晗、曉峰和淩青倒冇什麼反應。隻有青峰,被拖著綿軟的身子,嘴裡大聲嚎道:“殿下,解藥,解藥……”可是很快他的嘴巴被拖著他的侍衛捂住了,他隻能發出嗚嗚的痛苦聲音。待幾人都被拖出了逐浪苑,楚穆才下令:“封鎖王府,一隻蒼蠅都不要放走。”這個女人,還真有點本事。在他眼皮底下,竟都敢跑?接下來就是阮棠在洞穴處被逼得進出不得。她在裡麵豎著耳朵聽著外麵的動靜,可是她都趴得腰痠背痛了,外麵的腳步聲依舊冇有消失。反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