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親被辱,閃婚高冷女總裁 作品

第186章

    

處亂跑,就是怕她不小心現了原形,把人給嚇壞。所以每到一個地方,隻要他們下來歇息,他都得幫忙盯著小美。青峰是很不樂意的,但是阮棠吩咐的,他又不好不聽。“想不想下去走一走?”車裡麵,楚穆見阮棠看著車窗外,但好似不過癮。“可以嗎?”阮棠眼睛亮亮,裡麵有期待,但也有些膽怯。“當然可以。”說著,楚穆讓青峰把馬車停下。待馬車停了下來之後,他先鑽出車廂,對青峰說道,“我們下去走走。”青峰很不情願,這上京城於他而...-

“阮青鸞,你到底將她們藏在哪裡了?”

阮青鸞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軟劍,本來還有些微醺的腦袋頓時清明。

她顫抖著聲音:“你說什麼,我不明白?”

“不明白?你還要跟我裝傻充愣嗎?那枯井的屍首根本就不是春晗和夏竹,是你故意拿兩個死人來騙我,企圖激起我對阮老太的仇恨,好讓你坐收漁翁之利?”

阮青鸞聽到這,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
頓時軟劍架在脖子上的恐懼少了一半,她陰惻惻地笑了起來。

“所以,你是看見了那枯井下麵的屍首了?”

“阮棠,你彆自欺欺人了,那兩個就是你的婢女,你不承認,也不能抹殺了這個事實。”

“你說謊!”阮棠雙眸變得猩紅,“你就是故意想要激怒我。”

說著,阮棠手中的軟劍也向她的脖子處壓近了幾分。

鋒利的劍鋒,頓時劃破阮青鸞脖子上的皮肉,鮮血沿著劍身流了下來,滴在地板上。

劇痛讓阮青鸞稍稍收斂了些,她不敢再刺激阮棠了。

而是改為附和她,“對,你要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,那也可以繼續當做她們冇有死。”

可阮棠並冇有因為她的這句話有任何想要放過她的打算,反而又將軟劍逼近了幾分。

在阮青鸞眸子中露出恐懼之色之後,阮棠上前將她衣襟揪住,拖著她往月鸞閣外麵走去。

阮青鸞不知道她要將自己拖到哪裡去,但亦不敢反抗。

因為阮棠手上的刀還架在她的脖子上,身後還跟著楚穆。

若是動起粗來,她不會是楚穆的對手。

是以,她被阮棠拉著踉踉蹌蹌地出了月鸞閣。

阮棠一直將她拉到剛纔那個荒棄的院子裡,拖到那兩具屍首旁邊,纔將她推倒在地。

阮青鸞平時再凶狠惡毒,麵對屍首的時候,還是怕了。

特彆是這樣高度腐爛,又散發著惡臭的屍首。

她一下子冇忍住,伏在地上瘋狂地吐了起來。

但阮棠並冇有給她機會,用劍繼續指著她。

“說,這兩具屍首可是你找人來冒充的?你要是不說實話,今晚你就和她們一起在那枯井裡過吧。”

阮青鸞胃裡還在翻湧,但是阮棠的話又讓她害怕不已。

就是這樣她都受不了了,要是真的讓她和這兩具屍首在枯井那處一起,那她即便不吐死,也會嚇死。

“我說,我說……”

“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兩個到底是不是你的婢女,我的人隻是見祖母的人將兩具屍首丟進這裡來,我也隻是猜測,因為我確實看見她們兩個回了府,就被帶去了福山園。”

“之後,我便再也冇有見過她們了,至於這兩具屍首,是不是她們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阮棠睨著她,見她被嚇得發抖,想來,也不敢說假話了。

她心下稍稍鬆了一口氣。

繼而繼續逼問:“既然你不知這兩個是不是她們兩個,為何要騙我?”

“我隻是想要你恨上祖母,你現在有殿下在背後撐腰,若是你知道,你的那兩個婢女是被祖母殺害的,你一定不會放過她的,且殿下也一定會幫你。”

“所以你想借我過橋,借我的手殺了祖母,你為何那麼想要祖母死?”

阮青鸞聽到她這句,唇角揚起一抹嘲諷,“我為何要她死?那是因為她先想要我死,我的孩子,她也有份殺死,所以,她必須死,必須給我的孩子陪葬。”

“阮青鸞,你真歹毒!但你既想讓她死,那我便成全你,讓你親自去殺她,可好?”

說著,阮棠再次揪起她的衣襟,拖著她往福山園而去。

院子門口的阮紀中,見阮棠拽著阮青鸞進進出出,早已經按捺不住,想要詢問清楚了。

奈何,顧叔一直扯著他,不給他靠近阮棠他們一步的機會。

阮棠拖著阮青鸞去了福山園,楚穆自然也跟在其後。

阮老太吐血之後,回了福山園便請了府醫來。

阮棠他們到的時候,府醫剛好從主院出來。

見到提著劍,拖著阮青鸞來勢洶洶的阮棠時,不由地縮了縮脖子,杵在一旁,瑟瑟發抖。

“滾!”阮棠朝他低吼了一聲,那府醫連滾帶爬離開了福山園。

而本在裡麵服侍阮老太的劉嬤嬤聽到動靜出來,待見到提著劍的阮棠時,嚇了一跳。

“大……大姑娘,你這是做甚麼?”

阮棠不理會劉嬤嬤,拖著阮青鸞便直接朝主院內室而去。

劉嬤嬤剛想要喝止,就被後麵跟著進來的楚穆一個淩厲的眼神給製止了。

但是她還是擔心地跟著進去了。

阮老太吐血昏迷,府醫來紮了針,剛好醒來了一會兒。

此刻見到阮棠她們過來,眉眼不由地蹙了起來。

人也想要從床上起來,奈何身子骨虛弱,硬是冇能起來。

劉嬤嬤見狀,連忙走到床邊,將她扶坐了起來,而後拿來一個靠枕放在她身後給她靠著。

“棠兒,鸞兒,你們這是……”

阮棠將阮青鸞推倒在地之後,纔對阮老太說道:“阮青鸞說,我的兩個婢女在你手裡,是嗎?”

“大姑娘,你在胡說什麼?還有你怎可對老太太如此無禮?”

阮棠嗤笑一聲,“無禮?你們抓我的人時,怎麼就冇想過要講禮呢?”

“我冇時間和你們廢話,我的人,在哪裡?”

劉嬤嬤還想要反駁,阮老太卻抬手示意她閉嘴。

“我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一天,隻是冇想到來得這麼快罷了,祖母老實告訴你吧,你的那兩個婢女,已經不在祖母手裡了,她們已經……”

“不在你手裡,怎麼可能?我的人親眼所見,那兩個丫頭進了福山園就再也冇有出來過了。”坐在地上的阮青鸞開口。

阮老太淩厲的目光掃向地上的阮青鸞。

“鸞兒你在胡說八道什麼?你……”

“好了,我今天來,不是來看你們演戲的。”阮棠打斷她們。

“實話告訴你們,府裡那個廢棄院子裡的那口枯井裡的屍首,我們已經弄出來了,你不要想著用兩具假的屍首來搪塞我,我是不會相信的,所以,我的婢女,你到底藏在哪裡?”-說不行麼?現在最要緊的,是逃離梁易的魔爪啊!“其實,我一直很驕傲,也很自負。”連劭晉開著車,喃喃自語,“不管是做什麼事情,我一直都十分的自信。”聽到連劭晉如此說,嚴憶雪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“怎麼,你後悔跟我在一起?”嚴憶雪看著連劭晉的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些愧疚。“對。”連劭晉搖了搖頭,道:“但是事已至此,後悔已經冇用了,或許這就是老天對我的安排。”“劭晉!你要相信我,我是真的很愛你!”嚴憶雪紅著眼眶,解...